00:00

原地爆炸吧哈哈哈!!!

如何利用AO3与WriteWords结合背单词

妈呀厉害了

KIM👆:

wc还有这种操作!!?
码住
我的词汇量靠你了【不是】


鲑鱼:



我靠,惊呆了

马马马




drizzle:







宛若琉璃:















——充分利用在线词频统计网站带你走向人生巅峰
















(本文作者已经彻底放弃治疗)
















众所周知,著名英语学习网站AO3能够有效扩大读者的阅读量与词汇量,对CP的爱作为动力有时甚至可以达成一天超过6小时、8小时乃至12小时的沉浸式阅读成就,长期坚持会发现个人的阅读速度、英语语感等均有显著提升。
















但毕竟不是所有时候都能进行这种长时间在糖堆上打滚的行为耗时颇长且效果短期内不太明显的英语阅读练习。从手机或平板屏幕前抬起头来,包括作者本人在内的一部分人就会发现三次元正在通过各种死线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至于接下来是通宵还是通宵还是通宵……反正选一个就好。
















那么如何在畅游在AO3的宝藏之海课外自主英语拓展阅读与现实生活中语言水平快速提高的需求中找到平衡呢?今天,我们要推荐一个免费在线词频统计网站WriteWords,该网站可以辅助你快速(?)统计全文生词,评估词汇水平,增强阅读记忆效果。如此一来,背单词与大口吃粮拓展阅读同时进行,岂不美哉?
















下面让我们看一下具体应用:
















以Stealth_Thyme的Superbat Big Bang 2017活动文 Saudade为例,这是一篇词数约20000+的作品,文字温柔优美,情节舒缓迷人……好的让我们将话题拉回来,现在,将其两万字的全文复制至WriteWords上Paste Your Text的文本框内,然后点击Submit提交。如图:

















结果出现一张长长的列表如下:

















表格按词汇频率出现高低排列,让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全文共出现1053个the,545个a,至于几百个he,his,to,of等等等等不再赘述,Bruce出现315次,Clark出现214次——作为一篇Bruce主视角的文是理所应当的——但这就又扯远了。 
















乍一看这样的统计简直毫无X用,然而如果我们将这张表格复制进一个新建的Excel文档后,情况又有所不同。
































我们可以看出按照WriteWords统计结果,这篇全文20147词的文章共由4189个不同词汇组成,其中还包括比如accepted与acceptance这种同一词汇的多种形式,再除去人名地名,理论上说,读者达到4500词汇量(大学四级所要求的也就是如此)就能无障碍阅读全文——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像作者本人这样的大多数非英语母语使用者无法保证自己的词汇量能够精准覆盖原文作者所使用的所有词汇。于是下一步我们便可以进行手工筛选,在excel表格中标出自己不认识,或感到较为陌生、不看上下文猜测意思比较困难的词汇。
















在这个步骤中,经快速浏览发现,词频在3(包括)3之上的文中高频词汇大都是非常简单的词汇,基本上一眼扫过就可确定能直接删除——这样就删去了4000词中的将近970词,余下部分差不多平均每15个词左右会出现一个生词。经过花去了半个小时上下的标红,反选删除后——一张全新的,剩270词左右的表格就此出现,随便从中截一下图:

















好了,除了暴露作者本人可悲的词汇量之外如果还有人没关掉页面,耐心看到甚至同样进行到这一步后,下一个步骤就是查询字典,将这些词的中文释义(和感觉值得随手记一下的相关词组)以各种喜欢的格式输入旁边的列表中:

















就这样,在两个小时之后,彻底弃疗的本文作者成功为Saudade这篇文建立起一个个性化的生词库,而以此类推,就算每三天看一篇文总结背诵200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能背诵两万单词,坚持5年我们就拥有了超过10万的词汇量,勇攀英语学习巅峰…… 
















当然了,以此类推之后都是玩笑话,现实中我们大概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能够每三天对一篇20000字的同人进行一次语料归纳筛选——但是,在对多篇文进行相同流程的处理之后,我们便能够亲自总结而不是依靠字典或单词书统计出自己常见而并不熟悉的高频词汇,而且通过简单操作表格,我们便能储存下生词,逐渐建立起个人独一无二的单词数据库。相对X山词霸等软件的随手划词后转瞬就忘,亲手输入释义则进一步增强了记忆效果。此外,在建立词库并复习/预习(取决于是否先通读过全文)一篇文章的所有生词后,阅读流畅程度必然会显著提升,所带来的不必隔两分钟打断阅读体验,毫无障碍一气呵成的阅读感觉也会让人沉浸在CP世界中流畅的文字快感中。
















或许,这种做法不失为一种将枯燥的单词记忆与个人大口吃糖兴趣爱好相结合的的可行办法。最后,无论在AO3上大家是在放松玩耍还是抱有希望同时提高外文水平的目的或是像作者本人一样该吃药丸,祝大家都在萌CP休憩之余能够有所收获吧。












让我过一下苦行僧一般的生活

抱有期待的人生也依旧是屁

klaro:

短篇漫画,《请别哭了,死神先生》
好心死神和丧少女的故事

突然有了一个脑洞!!!
在未来世界里,人类大量死亡,但社交网站上的帐号被保留下来,成了有自己思想的意识体。
于是这些帐号组合,分裂,有了特定的组织和类似于国家的东西产生,他们唯一缺乏的便是『感情』
😳

【朝耀】THE BIG BLUE

嘤嘤嘤!!!!

MoccasiN:

不列天X人鱼耀


诈尸


突然翻到之前写了一半的东西,于是磕磕绊绊写完了,我也不知道写了啥


假装是耀诞,文风有点迷,全程ooc


脑洞来源:奇迹暖暖(。) 


 


 




01


    “你知道怎么才会遇见人鱼吗?要游到海底,那里的海更蓝,在那里蓝天变成了回忆,躺在寂静中,你决定留在那里,抱着必死的决心,人鱼才会出现。她们来问候你,考验你的爱。如果你的爱够真诚,够纯洁,她们就会接受你,然后永远地带你走。”


 


 


 


 


02


    亚瑟深呼吸一口气,向天父告别。


 


    “愿您的国降临,愿您的指令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03


    王耀不是第一次偷偷浮出海面,尽管他还不到十五岁。


    


    他经常偷偷溜出来,一直朝上游。他借着安康鱼的光游过漆黑的海底,他经过无数与他的尾巴一般艳丽的红珊瑚,他在暗流中摇摇晃晃,偶尔被冲离轨道。头顶的光线越来越强,海水的温度越来越高,他匆匆和浅水层的小鱼打过招呼,然后加快速度,一下子窜出了海面。


 


    今天是个大晴天,过于明媚的太阳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对生活在深海处的人鱼来说,这温度太高了。


  


    可他不怕。


 


    比起深海,他更喜欢明亮开阔的海面。


 


    身侧千帆过,或大或小,或沉或浮,他躲在暗处窥视着他人的故事,借着风中传来的寥寥几语,在脑海里勾勒着岸上的世界。


 


    王耀爬上一块刚好浮出海面的礁石,他的视力极好,可极目远去,今日海上一片空旷。


 


    他仰头,远处偶尔飞过几只前来觅食的海鸟,其余再无他物。


   


    他稍微有些失望,尾巴轻轻地拍打着温暖的海水。正打算打道回府的时候,他眼尖地发现了空中那不同寻常的生物。


 


    云朵洁白,可他背上的羽毛似乎更甚;阳光耀眼,却比不过他的金发。王耀好奇又兴奋,他从未见过长着翅膀的人类。


 


    一,二,三,四,五,六。


 


    一共六只翅膀。


 


    他的尾巴无意识地摇曳起来,荡起的波纹被海浪吞没,他在想要如何才能吸引鸟儿的驻足。


 


    “天使!”他努力思索着人类的传说,然后得出了最靠谱的答案。


 


    亚瑟停顿,朝那兴奋的小人鱼的方向降落。


 


    “你看得见我?”亚瑟落在那海中央孤零零的礁石上,一场暴风雨就可能淹没它。


 


    “当然!”小人鱼半个身子淹没在海水里,为了能够看清天上的来客他又回到了水里,双手扶着粗粝的岩石,好奇地朝前探头。


 


    “你是天使吗?”王耀的眼睛亮如琥珀,直直地盯着亚瑟。


 


    “是。”亚瑟回答。


 


    “你从哪里来?”


 


    “天国。”亚瑟打量着对方尾巴的长度,推测着这大概是个没成年的小家伙。


 


    “那是哪里?”


  


    “是天父的国度。”


 


    “我可以去吗?”


 


    亚瑟被小人鱼旺盛的好奇心逗笑了,他微笑着摇头,说:“不可以。”


 


    王耀失望地低头,想起自己连岸上都不能去。他消沉了没一会儿,又抬头继续发问:“那么天使先生,你现在要去哪里?”


 


    亚瑟垂下视线,绿色的眼睛让王耀联想到人类口中的森林,他想,森林也许就是这个样子吧。


 


    “我要去有恐惧的地方,给人们带来希望。”


 


 


 


 


04


    即使总是因为偷偷跑出来而迷路,王耀也从未因为海王的责骂而消停。如今他十五岁了,更加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浮出海面的机会。


 


    海王叹息,应了他的告别。


 


    王耀摆摆尾巴,开始了他的第一次远行。


 


    他顺着温暖的海流,浮上了太平洋。那块小小的礁石已经被海水淹没,远处的巨轮经过,咸湿的海风中传来人间声色。


 


    王耀又一头扎进了水里。


 


    这里没有恐惧。


 


    天使先生说他要去有恐惧的地方。所以他不会在这里。


 


    他来到太平洋的南边,所罗门群岛上火山频发,可海水仍然清澈。王耀和艳丽的热带鱼告别,离开了那被称作幸运之岛的地方。


 


    他经过苏门答腊岛,远远窥见海岸上嬉笑打闹的人们。他们说,这里是希望之岛。


 


    毛里求斯的王棕和珊瑚礁阻挡了他的视线,他甩甩尾巴,离开了所谓的蜜月天堂。


 


    冬季的厄加勒斯角巨浪滔天,王耀往前,绕过非洲大陆的最南端,然而大西洋的海水更加冰冷。


 


    加勒比海上海妖的传说仍在继续,海盗却不见踪影。


 


    他终于在第二年的夏天回到了太平洋,秘鲁的海水再凉,寒意也被再次见到天使先生的喜悦冲淡,抛在脑后。


 


    “你长大了。”亚瑟伸手,摸了摸他湿漉漉的发顶。


 


    “我去了很多地方。”小人鱼说。


 


    “我游过了五湖四海。我看见金色的沙滩上有美丽的姑娘接受着上帝的馈赠,船只上的水手日复一日地尽责,浅水处捉鱼的孩子们嬉笑打骂。阳光普照给他们带来了慰藉,让他们有活着的勇气。”


 


    “可总是会有破绽的。”小人鱼双手撑着岩石,长时间的用力让他的手臂被磨得发红。“我还看见人们因贫穷而犯罪,因海啸而流离,因疾病而痛苦。即使阳光普照我也看见了世间的疮痍。”


 


    “就像在这里,赤道附近也会有冰川。”


 


   “你说你要去给人们带来希望,可你没法顾及每一个人。”


 


   “就像在深海,那里的海水和这里一样冷。阳光照不到那里。”


 


    天使沉默。


 


    “天国与地上不同吗?”小人鱼仰起脸再次开口,他的双眼仍然纯真如往昔。


 


   “天父的国度会降临在地上。”天使回答。


 


   “那海底呢?天国会降临到海下万里之处吗?”


 


   “阳光不适合深海。”亚瑟忍不住开口,王耀裸露的皮肤上有许多红斑,显然是晒伤的结果。“人鱼并不适合这样的世界。”


 


     人鱼沉默。


 


 


 


 


 


05


 


   “可我喜欢太阳。”他喃喃低语。 “能为我讲讲天上的故事吗?”


 


    亚瑟伸手,指尖划过之处,王耀身上的红痕全都消失不见。他应道:“好。”


 


   人鱼肌肤滑腻,他长长的黑发浮在水面,遮住了大半身体。


 


   他不是没有听说过海妖蛊惑人心的传说,可当他真的独自面对真正的海妖时,却发现人鱼的魅力比传闻更甚。


 


    加百列预言了施洗约翰和耶稣的诞生。


  


    拉斐尔传授诺亚建造方舟的技巧。


    


    米迦勒与暗之君主彼列的决战。


 


    圣彼得曾经受的三次考验。


 


    王耀撑着礁石的手臂有些酸了,他用力一撑,攀上礁石。他学着亚瑟的姿势坐到他身边,大大的鱼尾扬起的水花飞溅到天使的翅膀上,沾湿了他的羽毛,洇出些许浅色的水渍。


 


    “那你的故事呢?”王耀忍不住发问。


 


    天上的故事那么多,亚瑟却独独没有提起过自己丝毫。


 


    小人鱼好奇的眼神专注而热烈,落在他的脸上仿佛要灼伤他一般。亚瑟讷讷收回视线,转而盯住海天一线处即将跃出的朝阳。


 


    亚瑟终于在王耀企图再次开口时结束沉默。


 


    “我没有故事。”


 


 


 


 


06


    亚瑟回到天国。


 


    他经过月球天,加百列告诫:“灾难或将重演。”


 


    他经过水星天,拉斐尔叹息:“愿主仁慈。”


 


    他经过太阳天,米迦勒责备:“你不该染上海水的气息。”


 


    他经过恒星天,圣彼得阻拦:“你不可再往前。”


 


    亚瑟张开六翼,横冲直撞来到神座之下。


 


    “你本该去消除人们的恐惧,带去希望。”天父摇头,“阿撒兹勒与人类媾合,而你却被海妖迷惑,甚至为了他颠倒日夜。”


 


    亚瑟为天父的指责感到愤怒,他不再摆出一副谦卑的姿态,而是选择直视天父的双眼。


 


    “我走遍人世间,却也无法完全掩住丑恶。我曾以为是我不够努力,所以才无法将您的光明带到所有角落。可今时今日才发现,即使我身负六翼,也仍有无法抵达之处。”


 


    天父悲悯,他望着亚瑟不再恭谨的眼神,说:“阳光会灼伤他,所以你才为他将黑夜延续。可他却是追着你的光明而来,你自己也知道,不是吗?”


 


    亚瑟沉默,却仍不肯妥协。


 


    “人鱼的寿命只有三百年。”天父再次开口,“而你,我的孩子,你受我福泽,将不死不灭。”


 


    亚瑟皱眉,他直视天父,说:“我已经走过了无数个三百年,却仍然不能改变人世分毫,即使永生永世,亦无人知晓光明天使是谁,亚瑟·柯克兰是谁。”


 


    亚瑟感觉到头顶的光环正在黯淡,连身体也开始变得沉重。


 


    他侧头,看见自己最上面一对翅膀已经开始变黑。


 


    他低低地笑起来,像是自嘲。


 


    若我堕落,就无法再带给你光明,可若我就这么拥抱你,却只能带给你死亡。


 


    “你要怎么选?”


 


     


 


 


07


    “愿您的国降临,愿您的指令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天父极其隐忍的叹息从高处传来,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


 


    “Go, Arthur. Go and see.”


 


 


 


 


08


    “耀。”


 


     王耀浮出水面时正好天亮,丝丝缕缕的光芒割裂开了在黑暗中连为一体的天海。他四处张望,却没有见到呼唤他名字的人。


 


    


 


 


09


    “人们之所以喜欢光明天使,是因为他的力量可以消除人们的恐惧,让人们充满希望。


 


    “遗憾的是,他是唯一一个公然背叛上帝的天使,他的身体已经被撕碎,但上帝见他始终是一个天使,就让他永远活在自己的光明中。


 


    “光明天使之所以堕落,之所以犯罪,是因为与撒旦串通,颠倒昼夜,以为这样可以获得改变力。


 


    “他没有了形态,他在天使中,只不过是一道光而已。”


 


 


 


10


    “那你呢?”小小的贺瑞斯好奇地拉住哥哥,“你的故事呢?”小孩子撇撇嘴,“我对天上的故事不感兴趣。”


 


    王耀捏捏他的鼻子,颇为宠溺地笑道:“不如,你就把这个当做我的故事怎么样。”


 


    “哪有这么耍赖的——”


 


    王耀一把抱住正要大呼小叫的贺瑞斯,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他将剩下的话语咽回肚子里。


 


    王耀仰头,看见晃动的水流上方有光。


 


    光线极为微弱,可隔着万米深海阻隔,他仍然记得他的温度。


 


    “抱歉,贺瑞斯。”他轻轻亲吻了一下弟弟的额头,“我没有故事。”


 


 


 


11


    王耀最终还是选择了秘鲁,他找不到亚瑟以前坐的那块礁石了,只好找了个看起来比较像的。


 


    他双手用力一撑,轻而易举地爬上了岸。


 


    天与海本就无法相遇,即使看起来能够融为一体,却始终隔了千里万里。


 


    “除非在人间。”


 


    “你从天降落,我浮出海面。”


 


    


 


 


end


 


 


咦?be了?


 


眉毛原型是光明天使帛曳


题目是个电影的名字,那句英文是电影里最后一句台词,第一段也是电影里的话


其他提到的天使和恶魔就不赘述了


 


感谢阅读(自己读了一遍好像有点羞耻)



英sir!!!!!
帅到炸裂

TRINOTAKE:

画了联五的新西装套

本家这次设定的发型真的赞到没话说!

点开大图看睫毛><后面补充了每个人的单图

请不要转载到别的平台,但作头像的话OK!

一生 | 苏英

苏英大法好!!!!!!!

阿呆的透明泪:

我,果然是苏英中毒了。






(ps,因为莫名其妙的敏感词改的有些面目全非,求安慰、QAQ






合集整理








“我有罪。”






他带上忏/悔/室的门,薄薄的门板发出吱扭声,月光在他的金发上镀了一层模糊的光晕,是昏暗的琥珀色。







门的另一边传来牧/师的敲击声,极其轻微,亚瑟双手放在胸前,他低垂着头颅,口中念念有词。






这座城镇并未完全城市化,世俗的气息从人们的生活方式到精神信仰都渗透得无比彻底。亚瑟·柯克兰,幼年时期就跟随母亲去教/堂做礼/拜,他小小的个子在人群中并不起眼,牧/师穿着宽大的黑色长袍,诵读声让他昏昏欲睡,母亲虔诚的祷/告着,并未注意到她的儿子已经偷偷溜了出去。







教/堂的后院是一片荒芜的草地,大半不见光的草皮遍布地面,青石板的小道一路铺到长廊。炎热的日光照不进这里,四面高耸的屋顶杵着尖尖的十/字/架直刺入天空,凉意将他包围,他不喜欢每周定时的礼/拜,但母亲是个虔诚的信/徒,在以后十几二十年的岁月里,这种习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直到母亲去世,他在一个微雨的天气自然地走进教/堂大门,目光触及锈迹斑斑的铁质栅栏和杂草丛生的后院,他最终默默跟在了做礼/拜的人群之中,像他的母亲当初一样,听着他听了无数次的祷告词,成为了一个教/徒。








小镇上的交通并不发达,口口相传的速度却可见一斑。很快,镇上来了一位红头发牧/师的消息传到了亚瑟耳中,他正在备课,唯一的学校仿佛是这个城镇的寄托,他的日子还算好过。








亚瑟等在教堂门外,做礼/拜的人群已经散去,他走得很慢,等到最后一个缠着牧/师的姑娘也终于离开后,他隔着没完全合/上的门看过去。火红色,漂亮张扬的发丝衬托着一张典型的白人脸庞,他低着头整理领口的白色丝织物,手指瘦长,淡金色的茸毛覆了一层,他好像发现了亚瑟的注视,蓦然地抬起头四处张望,眼里的淡漠倒是像极了一个寡欲的神/职人员该有的样子。








他开始偷偷的关注,装作不经意地去了解关于这个苏格兰人的事情。周末闲下来时他会去镇子上的茶铺,安静地坐上一个下午,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傍晚趁着夜色回家,左右他也是一个人,并不特别在意时间。每每这个时候,亚瑟都会绕到教堂旁的小路待一会,路边的桉树勾勒出静谧的夜晚。灯光从窗子流出,暖黄/色铺了一地。







这样偷偷摸摸的窥视让他心下满足,连带着平日的笑容也多了不少。牧/师还是和以往一样不曾多注意他,眼神平静地扫过坐在长木椅上的人,庄重肃穆的牧/师袍在他的心里渐渐成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想,火红色头发的苏格兰人,如化开的冰潭般不可触摸的眼眸,亚瑟思考着,也向往着,这种从来没有过的奇妙感觉让他内心既兴奋又压抑。








他在教/堂的后院看到了一身普通人打扮的斯科特,是的,他早就知道了他的名字,却从未说出口。他发现这个牧/师并不似表面那样冷淡,甚至有些世俗,他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毫无节制,烟蒂在他的脚下散落一地。领口开了两粒纽扣,锁骨突出,皱起的眉头和浓烈的烟雾都表明了他此刻不愉快的心情。








亚瑟站在他的身后,他不确定正在点燃新一根香烟的斯科特有没有发现他,他正打算悄悄离开,装作没到过这,也没看见这番景象。抬起脚步的瞬间,斯科特转身投来一个眼神,表情似笑非笑,让亚瑟愣在了原地。






斯科特不等他做出反应,一只手撑在了他的头顶,高出对方半头的身高让他占据了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的亚瑟。直到烟草的气味钻进鼻腔,亚瑟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没碰过烟,也从未如此近距离地感受过尼古丁的侵入,生理/性的泪水从眼角溢出,双颊带着呼吸平稳后的潮红。狼狈的心情席卷了他的全身,亚瑟顾不上眼前的斯科特,他挣扎着想从墙壁和斯科特之间脱身,这太奇怪了,他想。








更奇怪的是他在一个缠绵的吻后心甘情愿地掉进了红发牧/师的怀里,手臂勾着他的腰,隔着丝质衬衣缓慢地摩擦着。斯科特的房间没开灯,窗帘拉上了三分之一,白光照亮了挂在墙角的牧/师服饰,其余一切都像蒙了雾般模糊不清。斯科特的眼睛是好看的琥珀绿,双唇还带有未消散的烟味,他好像有苦恼的心事,眉头紧锁。








摆设简单的房间里,亚瑟躺在他的身下,两双极为相似的绿眸彼此注视着。没有多余的对话,身体已经做出最诚实的反应。斯科特用手触摸这具身体,敏感而热情,亚瑟抑制着快要冲破理智的快/感,他的头颅微微后仰,线条紧绷的脖颈显露出淡青色的血管,皮肤透出一种不真实的瓷白,光滑细腻。








这是一场沉默的性/爱。






结束后他逃也似的离开了斯科特的房间,从还沉睡着的男人怀里匆忙逃走。









第二天的课堂亚瑟开始变得心不在焉,他写错了好几处板书,打翻了窗台上的花瓶,碎片刺得他心里惴惴不安。礼/拜结束后他留了下来,鬼使神差地跟在斯科特身后,步子平稳,来到了那个他此生都不会忘记的屋子门前。






牧/师把手按在门上,目光带着询问,接着他推开门走了进去,留下虚掩的木门和静默在那的亚瑟。这是一种罪恶,亚瑟在心里下定义,然后他跟了进去,用力扣上门锁。








牧/师可以婚娶,亚瑟时常可以看到镇上的少女打扮得清丽美好,在斯科特面前假装询问中的典故。空闲的时候斯科特通常会一个人在小镇上随便走走,他还是那副心事重重的模样,紧皱的眉头似乎只有在与他的情事中才舒展过一丝一毫,亚瑟翻了一页简装版sj,利/未记中的语句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人若与男人苟/he,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他与斯科特的隐秘关系最终被人撞破。少女尖叫着跑出教/堂,像受惊的兔子,漂亮的脸上写满了惊惧,一路跌跌撞撞地冲进人群。








丑陋,罪恶,肮脏。






昨日还是口中为人尊敬的牧/师转眼间被冠上了所有刻薄的词。指责从四面八方而来,夹杂着唾骂,斯科特将亚瑟紧紧护在身后,他们躲在告/解/室里偷偷地接吻,被像百灵鸟一般欢快的姑娘发现。亚瑟的紧张和斯科特的冷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把手足无措的金发男孩抵在门上亲吻,一如既往地不温柔,亚瑟丝毫不怀疑他的舌尖已经被划破,腥甜的液体混着唇齿间的津/液,拥有致命的吸引力。就这样吧,他对自己说,接受命运般闭上双眼,整个人依靠在情/人怀里,他的红发,绿眸,手指间变淡的烟草味,和似乎永远舒展不开的眉头,都具象化在他的脑内。






准备迎接接下来的一切。








敲门声急促而粗暴,在男人的怒吼和女眷们叽叽喳喳的叫骂声中,斯科特放开了他,他摸了下嘴唇,意料之中的淡粉色,斯科特的嘴角还留着一抹殷红。他有些想哭,不为别的,不是大祸临头的宗教审判,也不是他没来得及说出恋慕。








他爱斯科特,这毋庸置疑,但他不敢开口询问,而现在他们相处的时间飞速流逝,嘈杂的吵闹声让他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斯科特吻去他的泪水,嗓音低哑着,亚瑟,别怕。








年轻的牧/师把亚瑟护在身后,一只手暗暗握住了他颤抖的手。告/解/室的房门大开,斯科特的声音坚定到有些不真实,他目光掠过这些或陌生或熟悉的面孔,和他们手中的武/器,尖利的刀刃泛着寒光,他不能想象它划破爱人肌肤时那副血/腥的场景,他会疯的。








一切与亚瑟·柯克兰无关。








斯科特松开了手,把还处在震惊中的亚瑟推向安静的人群。真好,他还是学生尊敬的老师,不过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走了一段叉路,撞见了邪/恶的巫/师,一时间混了头,做了错事。他从小生长在这,人们会原谅他,并从新接纳他。






亚瑟解释着,不是这样的。








没人会听他的,象征神圣正义的枷锁已经落在了斯科特身上,他被人推搡着去了广场,那有一座处死叛徒的火邢台。






背德的牧/师将受到审/判。








亚瑟在最外/围眼睁睁地看着火焰将他吞没,他如火焰般的红发比不过脚底熊熊燃烧的大火,斯科特的眼神越过人群看向亚瑟,唇边带着笑,那是一种解脱的笑。落在亚瑟眼中,成了一生都无法忘记的神情。






镇子上很快来了新的牧/师,白发苍苍,和蔼可亲。








“我有罪。”亚瑟重复道,“我杀了我的爱人。他像星辰一样美好,却也冰冷,不易亲近。我该和他一起离世,而不是现在这般活着,过着行尸走肉一样的生活,我悔恨自己当初的软弱,浑身发颤地向他求救,有罪的不该是他一人,可他独自承担了后果,留给我/日夜煎熬。”






“他的一生短暂而绚烂,在我的眼中堪称完美,我想随他而去,我愿随他而去。以同样的方式。”








亚瑟·柯克兰终年二十五岁,死于自//fen。















关于同人创作的吐槽

土拨鼠与挖掘机:

咦我居然打了这么严肃的标题【并没有


其实是看别处有提到同人创作的态度所以想到了一些基本概念的问题……唉其实每次看到有人搞混我也是挺捉急的,不过还是关起门自己吐吐槽算惹_(:з」∠)_


1、AU,架空和PARO


AU和架空!不一样!


AU和PARO!也不一样!


架空和PARO!也!不一样!


AU,全名Alternative Universe,顾名思义就是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的意思就是,只要是和原作的设定不一样的创作,就是AU。


换句话说,不管是在原作的某一个时间点开始创作与原作后续发展不同的故事,或者完全的架空,都是属于AU的。


拿最近看的钻A举个栗子,如果有一篇文,设定为容纯没有去青道,其他人还是在青道安定打棒球,那么这是一篇AU同人。


如果另一篇文,前面沿袭原作设定,然后中途将夏季决赛的结果改为赢了稻实进军甲子园,那么这也是一篇AU同人。


如果还有一篇文,全员都没有打棒球而是改去打篮球(……)了,这也还是一篇AU同人。


因为它们都与原作设定相左。


所以总的来说,同人创作除了严格的原作向同人之外就是AU同人。


PS:百度百科的介绍认为Predictive fiction(预测同人)也属于AU的一种,不过我倒不这么觉得,因为原作没有完结的情况下根据原作设定对后续剧情进行猜测和自行创作,应该是属于原作向的一种,不过这也是我的个人观点……




架空就简单了,原创意味上的架空是指设定有别于现实世界或者实际实事,同人意味上的架空自然就指的是区别于原作设定的创作。


不过比起AU基本上包揽了所有原作向同人以外的类别,架空同人往往仅指完全脱离原作背景和环境设定的那种。只要主要角色还在原来的环境设定中,一般都不会被归到架空里面。


还是举钻A的栗子,上面那篇全员去打篮球()的,就是一篇打篮球设定的架空同人。而前面的两篇因为还是处于原作世界观下,所以并不会被称为架空。




PARO,啊……说到这个就要从同人志的源头谈起……


咳好吧,PARO这个词来源是parody,原本的意思是指比较接近恶搞性质的模仿行为。应用于同人圈的时候则是aniparo和gameparo这两个词,它们指的是动漫改编同人志和游戏改编同人志。


……但是说这个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就像同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同人的意思了一样,paro也不是当年的paro了!【x


由于原意是指模仿和改编,所以PARO一般而言是指借用一部作品已有的世界观设定来进行同人创作。对,重点是借用已有的世界观


所以像每个圈子都会有的哈利波特PARO,或者很多圈子都会有的狂野情人PARO,或者有的圈子会有的魔戒PARO,这些都是将某个作品的世界观借过来,然后将另一篇作品的角色和人物关系放进去进行同人创作。


而很多作者让我很头疼的是,她们会简单粗暴地标上“警匪PARO”“佣兵PARO”“古代PARO”“现代PARO”……不不不请你们换成警匪架空古代架空现代架空好吗,那完全就只是朴素的架空啊_(:з」∠)_


不过反正这也只是我个人看法……




2、原作者就是叼


欧美作品相关的slash小说,在创作的时候作者往往会在文前发表一个很重要的弃权声明:这些角色不属于我。


而对于原作向同人的作者来说,不仅角色,还有他们的人际关系,生活环境,一切世界观设定,都不属于作者。


他们属于原作者。


所以说,不管你觉得原作有多少槽点,作者的设定有多么不科学,剧情的发展有多么生硬,都没有权力去改变它。


对,你可以在同人里写出自己的想法,改变剧情的走向人物的命运甚至他们本身的性格。但是在做这一切的同时也要认识到一件事:你从来都没有权力这么做。


这里要插播一点就是我从来都认为同人作者写出任何东西都是个人自由,这个任何东西里可以包括架空包括crossover,甚至包括NC17,包括OOC,包括ABO或者BDSM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是关起门来自己写。


放出来了就不能怕被人骂嘛。


有句话将同人创作称为“戴着镣铐跳舞”。大家又不是傻子不知道戴镣铐很累很麻烦,但是创作同人本身就是捡了人家现成设定的便宜,吃了人家给的饭你还嫌弃人饭不好吃那是你的自由,但是当场说出来被人泼一脸汤也是难免的不是?


所以——着重说OOC,我一向觉得哪怕同人作者跟原作者是灵魂之友也不可避免会出现OOC的情况,只是根据对原作剧情的把握大家各自程度不同而已,所以最重要的是对原作的态度。只要尊重原作用心去揣摩起码五成以上的精神能领会得到吧?就算实在领会不到但是心意到了也无所谓,大不了我不看就是了()。但是用着人家原作者创作出来的角色和设定然后反过来嫌弃原作……我就不说某些个圈的某些粉了,端起筷子吃饭放下筷子骂娘,这分明是素质问题吧。


也别说原作者本身怎样怎样,人家就算是一拍大腿临时想出来了个角色然后随便糊弄糊弄把他的剧情写完了,那也是人家的自由,原作者就是叼不要不服,有本事你自己去原创故事,要么就老老实实听原作的。




3、关于HE和BE


反正我是剧情合理派。


只要合理就是好E,结局强行喂SHI的原作哪怕大家一起手拉手HE我也不会接受的。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